2018新加坡月
主題特展
獅城之子-新加坡峇峇娘惹文化特展

時間:10/2(二)-10/31(三)

地點:一樓大廳

關於本展

自古以來,東南亞一直是海上貿易的十字路口,諸多港口不僅匯集貨物商品,更是人群、思想與文化的匯合點。各族群間的交流造就了今日東南亞多元、開放的性格。在港口城市中,本地與外來族群兩者的概念界線往往是模糊的,新加坡土生華人便是一個顯著的案例。

本展覽分成三單元,單元一將回溯土生華人移民的背景,並試著凸顯其原生文化如何與在地文化交流整合後,成為一個新文化誕生的故事;單元二將展示新加坡土生華人料理,說明土生華人如何融合各種各樣的材料和烹飪傳統,製作出獨一無二的美食;單元三則將聚焦娘惹時尚,透過紗籠可峇雅(Sarong Kebaya)傳統服飾的展出,介紹此種形式服裝的歷史演變,以及它在當代嶄新的風貌及意義。

臺灣與新加坡均為多元文化交融的移民社會,文化同中有異、異中有同,本次展覽希能喚起臺灣觀眾熟悉與陌生的連結,並以不同角度進一步認識新加坡文化多元豐富的面貌。

【單元一】誰是土生?

馬來語“Peranakan”一詞,涵義是「…的子女」或「由…所生」,用以形容在當地出生的他國後裔。有鑒於他國族群的多樣性,“Peranakan”一詞也涵蓋多元不同的群體,如“Jawi Peranakan”指的是印度穆斯林的後代,“Chitty Melaka”指印度教商人的後代,而「峇峇娘惹」或「土生華人」,則是指在印尼爪哇、蘇門答臘及馬來半島等港口城市扎根安家的華人後代。

華人遷移東南亞的歷史至少可以追溯到一千年以前,其中絕大多數的華人並無意在海外定居,少數選擇落腳下來的,經過數世代的融合,也多被當地族群所同化;然而,土生華人是個例外,這些定居於東南亞國際港口城市的華人後裔,因其原生文化沒有受到同化的壓力,而得以在本地找到發展自有獨特文化的空間。

土生華人文化融合了華人傳統、當地馬來文化及歐洲殖民影響等多元文化要素,在持續發展、與時俱進的過程中形成今日獨具一格的面貌。它如同一個有機體,其核心便是在地與外來文化兩者在平等、兼容並蓄的基礎上產生之豐富互動成果。這一生生不息的活文化,不僅持續吸引當代新加坡人的目光,也激發新加坡近來湧現的文化認同議題。本區透過攝影作品,介紹來自不同族群、但同是土生社群的成員,並由他們的話語,理解「誰是土生?」這樣一個既簡單又複雜的問題。

【單元二】娘惹美食

娘惹菜融合了中菜(主要是福建)、馬來、印度、泰國等各地菜色與西方殖民料理傳統(葡萄牙、荷蘭與英國),並採用當地食材(蝦醬、檸檬葉等)及常見的華人料理材料製成。娘惹料理的基本作法是將香料與食材搗成糊狀後,再煸炒出香味,是極費心思的菜餚,兼具強烈、濃郁、辛辣鹹與芳香之味,同時也是感官的盛宴。

在臺灣,最為人知的娘惹料理是將麵條加入咖哩湯底做成的叻沙(laksa)。不同地方的叻沙呈現的風味有著顯著的差別。例如,在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南部,咖哩因加入了椰奶而較為濃稠;在檳城與馬來西亞北部,叻沙咖哩則採用魚湯為基底,再加入羅望子與鳳梨燉煮,味道微酸為其特色。其他著名娘惹料理還包括黑果燜雞肉(ayam buah keluak,以印尼特有的黑果與香料燉煮雞肉)、豆醬燉肉(babi pongteh)、娘惹糕(nyonya kueh,用棕櫚糖和椰子做成的糕點)與鳳梨塔等。

本區展示的是娘惹文化中典型的長桌宴(tok panjang),由福建話的桌(tok)與馬來語的長(panjang)二字組合而成。在土生華人社會,長桌宴是節慶時的傳統宴席形式,家人齊聚一堂在此用餐,享受豐盛多樣的美食。這,正是家的味道。

【單元三】娘惹時尚

「紗籠(Sarong)」在馬來語中意味緊身裙,將一塊布料縫製成寬筒狀,讓男性與女性作裙子穿著。娘惹紗籠由蠟染布製成,此做法可追溯至工業革命時期,當時價格低廉的歐洲棉織物開始普及,刺激了爪哇的蠟染生產, 蠟染圖案則如同該地區文化般豐富多樣。在爪哇,蠟染工匠不僅有當地爪哇人,包含土生華人、華人、亞歐混血與歐洲人均有從事此一行業。

可峇雅(Kebaya)起源於伊斯蘭長袍(qaba), 早在9世紀中東、 中亞與北印度一帶便有人如此穿著。19世紀時,荷屬東印度的歐洲及歐亞混血女性開始穿著裝飾蕾絲的可峇雅並搭配蠟染紗籠,爾後這樣的穿搭方式為土生華人女性所採納。20世紀初期, 來自歐洲的細薄棉織品為可峇雅增添了新元素,至20世紀中,化學染劑和縫紉機刺繡更讓可峇雅搖身一變,成為現在具豐富色彩圖案的樣貌。

紗籠可峇雅現已成為娘惹文化的象徵,如同土生華人文化不斷隨時代演變,新一代的可峇雅創作者也正在重新探索與翻新傳統,使紗籠可峇雅展現出新的時尚風貌。如今不僅在婚宴或其他重要場合可見人們穿著訂製的紗籠可峇雅,它更成為當代新加坡文化的一項重要表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