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新加坡月
新加坡電影院
引言
走過歷史,新加坡電影黃金時代跨越將近30年- 戰後1940年末到1970年初。當時的新加坡電影主要是由兩家電影龍頭-邵氏電影和國泰電影出資制作而成,而這些電影多數是以馬來語拍攝,深受馬來亞觀衆喜愛。然而,隨著政治變化 - 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獨立建國,家家戶戶也開始有了電視機,以及好萊塢電影的興起,新加坡這兩家電影巨頭最終在1967年和1972年都結束了電影制作業務。此後20余年,新加坡完全沒有生産任何電影作品。直到1995年,邱金海導演拍了他的第一部電影:《面薄仔》。這部獨立制作的藝術電影被邀請到38個國際電影節展映,包括知名的柏林影展,贏得許多獎項外,也讓新加坡電影得到國際廣大的關注。三年後,梁智強所編劇以及主演的電影《錢不夠用》,光在新加坡當地的票房收入就接近6百萬新元(約1億三千萬台幣),直逼鐵達尼號在新加坡影史票房記錄。《面薄仔》 和《錢不夠用》這兩部作品因此被認定為新加坡電影復興的領頭羊,引領電影創意人才和投資者有更多的信心參與藝術以及商業電影的制作。

復拍後二十年,新加坡電影逐漸形成兩種派別。一種走獨立制作平台,與早期邱金海導演所拍的電影同調,這類型的電影完拍後有了知名度,接著周遊各國影展,走上國際平台。另一種流派尋求商業成功的本土喜劇,由梁智強導演制作的電影為此類型的最佳代表,主要觀衆為新加坡當地華人。

很榮幸今年十月我們首次在故宮南院舉辦的 「新加坡電影院」有機會能帶來之前賣座以及口碑極佳的各類型新加坡電影,呈現新加坡的各種文化語言面貌,更進一步介紹電影幕後的優秀創意人才如編導和演員們給所有觀眾。

掀開電影節序幕的電影是陳子謙領軍監制的《七封信》,參與的導演包括邱金海與梁智強。這部電影是為慶祝新加坡建國五十年的國慶作品。第二個節目是在雙十節所放映,由梁智強導演的本土賣座電影《我們的故事》上下集,講述在新加坡建國前的”甘榜生活“,大家可以透過這部電影看到在公共住宅政策實行前人們所住的鄉村景象。這兩部電影帶著觀衆如實的看到那數十年間在新加坡所發生的“大事件”如何影響到人民的生活。

同周末接著放映《美滿人生》和《簡單婚禮》,《美滿人生》以寫實視角說出一戶人家如何在逆境中追求夢想的故事,他們面對種種難題,卻也體會人生真谛。《簡單婚禮》是部浪漫幽默小品,由新加坡偶像演員-陳炯江和台灣高人氣演員-安心亞共同擔任男女主角演出。巧合的是,新加坡資深演員劉謙益在這兩部電影裏分別演出嚴肅老爸和搞笑老爸的角色,順便一提,他也是另一部梁智強導演電影“小孩不笨”裏的老爸角色,新加坡電影中的國民老爸,當之無愧!

第三個周末,讓我們一起看新謠紀錄片,聽新謠民歌。新謠 - 這股新加坡華人民歌風潮深刻地影響了1980到1990年初的新加坡年輕人,梁文福和巫啓賢等人就是新謠時期萌芽,後來成為具有代表性的音樂人。看著記錄片《我們唱著的歌》,更能深入感受新謠的根源與歷史。另外,《我的朋友,我的同學,我愛過的一切》是部融合新謠歌曲的歌舞片,娛樂笑果十足,值得一看。

最後一周,我們呈現兩位新加坡最有潛力的新秀導演作品給您。一部是陳哲藝導演的《爸媽不在家》- 故事背景是在1990末亞洲經融危機的新加坡,一段十歲小男孩與菲律賓女傭發展出像家人般濃濃情感的故事。
另一部作品是巫俊鋒導演的作品《徒刑》。故事觸及極富爭議的死刑話題。身兼編導雙重身份,巫俊鋒細細刻畫出監獄高牆內的劊子手不為人道的心路歷程。

陳哲藝和巫俊鋒是新加坡電影新浪潮的代表人物,除了獲得許多國際影展的大獎肯定,也得到許多本地年輕觀衆的支持。我們很高興本次為期一個月的故宮南院“新加坡電影院”壓軸播映一部由華人導演執導的馬來語電影《徒刑》。這體現早期馬來電影的文化傳承以及新加坡多元種族的特色,相互輝映!

誠摯希望您喜歡“新加坡電影院”精心挑選的影片,也希望開啓一扇門,讓觀衆期待未來更多更好的新加坡電影!
影展策展人
李富楠(David Lee)
新加坡電影協會副主席 
電影放映贊助